intheverynearfuture

in the very near future


如果沒有一定的交易 能力和對市場的理解,把握 趨勢只能是一種 美好的愿望


   這就 好比/ 葉公好龍/。


   表面上, 我們都喜歡趨勢,但實質上,我們 更喜歡波動! 美國“大 放水”花樣多多。


  貨幣政策方面,去年3月美聯儲兩次“非常規”降息(即不在既定的議息會議上降息),分別降息50基點和100基點,期間還購買了大量資產,此后不論“鷹派”壓力多大,聯儲都不曾真正收緊貨幣政策。


  財政和救助政策更是種類繁多,最直接的無疑是向民眾發放額外救濟金。


  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后,財政刺激力度更是有增無減,繼今年3月中旬推出總額高達1.9萬億美元的巨額經濟救助 計劃后,拜登又于3月31日宣布了一項總額約2.25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一攬子計劃。


    從最新跡象看,美國“大放水”的負面效應已經開始顯現,而且還有加劇的可能。


    從美國國內看,首先,美國的補貼政策雖然提振了居民收入,但降低了部分居民的就業意愿,這并 不利于就業市場向好。


  2020年3月至今,美國先后進行了3輪大規模“發錢”,包括為居民發放現金支票以及增加聯邦失業金補貼等。


  據美國媒體統計,美國財政大規模“發錢”,使美國居民的收入水平較 疫情暴發前大幅提升,增幅最多接近30%。


  這意味著不少居民領取失業救濟金后收入反而大增,于是不少人開始不愿意工作。


  美國勞工部最新公布的4月非農就業數據就是最好的例證。


  隨著美國 新冠肺炎疫苗接種加速,美國 經濟 復蘇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共識。


  在該數據公布之前,市場預測新增就業人數為100萬左右,但最終公布的僅為26.6萬,失業率也升至6.1%,高于預計的5.8%,令各界人士大跌眼鏡。


    其次,企業不得不大幅提高工資水平,許多企業經歷新冠肺炎疫情后,景氣度剛剛開始復蘇,而大幅提高支出有可能嚴重阻礙這種復蘇勢頭。


  從長期看,這不僅不利于美國經濟復蘇,也不利于美國金融市場發展。


  同樣看最新的非農就業數據,平均小時工資增速、平均周薪增速、平均每周工作時間都高于市場預期,這反映出企業人力成本在快速上升。


    再次,美國通脹壓力越來越大。


  因為必須提高雇員工資水平,企業為維持正常運營所需要承擔的人力成本較疫情前大幅提升,這將直接推升核心通脹。


  數據顯示,美國企業的勞動力成本增速已經高達4.1%,處于歷史高位,遠遠高出疫情暴發前的1.5%。


  而該數據通常是核心CPI的重要領先指標,這意味著接下來美國經濟即使復蘇也會伴隨著持續走強的核心CPI數據,美國通脹風險已經開始了。


    而對于全球而言,美國“大放水”的負面沖擊更加明顯。


  全球不少經濟體曾追隨美國而“放水”,近期不少 新興經濟體不得不提前加息。


  今年3月, 巴西、土耳其、俄羅斯等央行相繼加息。


  對于部分經濟體而言,經濟下行壓力沒有任何好轉,新冠肺炎疫情還在加重。


  然而,三個新的“威脅”快速出現,愈演愈烈,可能對新興經濟體帶來惡性循環。


  一是物價水平飛漲,美國持續的巨額刺激計劃已經產生了負面外溢效應,其天量救助計劃規模大于實際需求,對于部分新興經濟體甚至造成了惡性通脹威脅。


  例如,巴西央行宣布加息之際,該國通脹率創四年新高,貨幣匯率大幅走軟,燃料價格大幅上漲。


  二是美國“大放水”所帶來的經濟復蘇預期吸引投資者從風險較高的新興市場撤出,購買美元資產,資金外流對這些經濟體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
  三是疫情導致大宗商品供需關系失衡,放大了經濟修復過程中的漲價壓力,這不利于新興經濟體的復蘇。


  
(0)個小伙伴在吐槽